遇见葛吉夫和第四道 – 阿萨夫

阿萨夫, 布瑞曼

Gurdjieff - Asaf Braverman我是在一个书店里发现了第四道。那还是前互联网时代,你会到当地的书店里去寻找新知识。我当时极度渴望寻找生活的意义,想找到我内在和外在混乱的解释。我必须要找到比财务安全和生物舒适更深刻的生活意义——或者完全放弃生活。

我曾把希望寄托在心理学领域。我以为,只要我能更好地了解我自己,我就能明白任何其它事。心理学似乎太理论,科学和玄学太不实用,主流的灵修方法则太主观。

当时我习惯于周期性地梳理心理问题,直到有一天,我偶然看到一个不寻常的标题:第四道,作者是俄国作家邬斯宾斯基。书中的内容包括一系列基于乔治·葛吉夫教学的问题和解答。我翻看此书,发现了如下引言:

“我们要研究人必须要同时研究人所生活的世界… 人是小宇宙;同样的律则在人里面运作,我们将发现通过研究人更容易理解某些律则,而通过研究宇宙我们能更好地理解另一些律则。”

“要么这个人自以为是”,我想,“要么他真有东西要说。”为探个究竟,我买下这本书。

对葛吉夫和第四道的评价

这本书第一页的第一段的第一句话与我以前所读到的完全迥然不同:
“我要特别强调的是,这个系统中最重要的概念和律则不属于我,正由此才使得它们有价值…”

我以前所读到的任何资料都属于某人:佛洛依德的心理分析或荣格的分析心理学或阿德勒的个体心理学。我已经习惯于作者以他自己的讲解为荣。但在这里,一个人开始介绍时声明要介绍的东西不属于他!

邬斯宾斯基从葛吉夫那里接收到知识,而葛吉夫也承认这知识的源头要远比他自己更古老和深刻。第四道接下来的几页证实了这个系统的深刻性,并证明了它比我曾接触的任何知识都更“系统”。所有观念互相关联,并都支持着一个中心点,像轮轴支撑着轴心。

那个轴心是记得自己。当我的眼睛读过这个词,我合上书静坐。我知道我已经找到了那个丢失的钥匙,它将解开我内心和外在的迷。我知道我已经找到了真理。

“因为你不能记得自己,所以不能专注;而这就是为什么你不得不承认自己没有意志。如果你能记得自己,就能够有意志,能够做你喜欢的事… 这就是我们不得不开始自我研究时的状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