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读者

阿萨夫, 布瑞曼

亲爱的读者,

2015年,我们将重新开始在cn.ggurdjieff.com 上发布帖子。我想与您分享自从年初停止发布以来在幕后发生的变化,以及这些变化将如何影响我们未来的发布。

一个明显的变化是新设计:我们已选择的新logo是 “Be”,和处在二个镜像金字塔之间的一个句点。要解释是什么激发了这个logo,我们必须回溯一个世纪以前葛吉夫初次介绍第四道时所经历的。

“机器”,“影响”和“氢”是葛吉夫选用的词汇,“行星”,“太阳”和“银河系”是他用来描绘一个古代心理学系统的画布。但他为什么会使用现代的科学词汇,而他则受教于遵循圣经教义的圣阿多斯山,土耳其斯坦,西藏,波斯和布哈拉?

他为什么不使用圣经词汇呢?

数年后,彼得邬斯宾斯基赞扬了葛吉夫的介绍技巧,评述他运用语言的能力超越了那个时代最优秀的教授们。这种卓越的技巧就意味了塑性与通融性。很显然,葛吉夫的讲解能力不仅体现在他对秘义知识的把握中,也体现在他对他的学生了如指掌从而以他们能理解的语言来谈话的能力中。

葛吉夫把一个古代的教学转述给这样一群人:科学使他们与神隔离,机器使他们远离自然。通融性不是一种奢侈,而是必需的,否则不可能传达理解。用葛吉夫的说法:

“学习古代的知识系统,首先要学习一种语言,它马上就能确定说的到底是什么,从什么角度来说,以及在什么语境中这样说。”-乔治•葛吉夫

葛吉夫 Pyramid医生学习医学的语言,律师学习法律的语言,工程师则学习物理学的语言。当医生们研讨大脑皮层或太阳神经丛,他们确切地知道研讨的是身体的哪个部位,不管他是美国人、俄国人还是中国人。的确,如果没有在人体拉丁术语上的国际共识,会发生什么样的医学灾难啊!

那么有关人的灵魂又如何呢?我们这个时代充满了精神领域的术语。象“不执着”,“慈悲”,以及“正念”这样的词语被随意使用,以为每个人都确切地了解说的是什么,从什么角度来说,以及在何种语境中说。但我们真的了解么?

从cn.ggurdjieff.com的运作经验我们得出了相反的结论。同一个词对某个人可能意味着任何一种含义。这一点已很明确,要探讨人的可能进化,就需要一种更精确的语言,正如葛吉夫所说的那般。这个理解引发了一个新的方向,由我们的新logo所代表。

“这种新语言…使谈话建基于一个新的原则上,也就是,相对性的原则。”-乔治•葛吉夫

我们把人的进化囊括于Be这个指令中。它位于所有第四道原则——对抗想象、认同、表达负面情绪等——的塔顶,并被这些原则所扶持。所有这些主题合在一起,基于它们彼此的关系形成一个金字塔。

换句话说,这个金字塔按相对性原则排列了系统的观念。有些是核心的,有些则次要。有些则只当另一些被掌握以后才可能涉及。金字塔包含了这些差异,显示给我们从哪里开始,向哪里去,以及目标为何。

工作的终极目的是转化,由上面倒转的蓝色金字塔所代表。与进入更高状态的扩展相比,为达到这个状态所做的努力就黯然失色,这就是为什么蓝色的金字塔主宰着红色的。但每一根头发都算数,正是我们耐心积累的小努力才燃起了高的状态。

cn.ggurdjieff.com 上接下来的帖子将会审视这个金字塔的建筑结构。我们将利用其尺度和相对性来与我们的读者做更确切的交流。在这样做的同时,我们也将探讨把第四道融入21世纪可能意味着什么。

毕竟,如果葛吉夫今天出现在西方,我们确信他会改编他的讲座以适应我们的时代,利用现代科技的优势来传达他的古代教学,用等离子屏幕而不是黑板,用交互式图表而不是冗长的解说,用视频会议而不是骑骆驼到戈壁沙漠探险。

友谊,
阿萨夫•伯莱沃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