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萨夫, 布瑞曼
为了’做’,必须了解’在’的含义。”-乔治•葛吉夫

’在’是什么意思呢?

当我在一天里做各种事——吃早餐,打电话,敲键盘——我里面有一位观察者在通过我的眼睛看这一切么?还是当我的身体在无意识地行动,我的思绪却飘在别处?

对于漫无目标的一天来说,无意识地做事绰绰有余。当我设定了目标,’不在’的结果才变得明显。为了做到这点,我必须把一只手放在我理智中心的方向盘上,一只手放在我运动-本能中心的换挡杆上,并且一脚踩在我情感中心的加油踏板上。为了保持目标,必须熟练地操纵我的机器——必须’在’。

必须谙熟我在驾驶的身体——我的低等中心,我的身体类型和特征,我内在顾虑、认同和负面情绪的习惯。必须了解如何为了我的目标而驾驭这些机能,或者克制它们以免被它们打扰。

为了’在’,必须展现一个综合的自我知识系统,如金字塔般向下扩展。同时,一个崇高的目标必须在浮在上空,如金字塔般向上扩展。我必须被下面推着,被上面拉着,驱使我去最优化我的机器,同时又牵拉着我去完全超越它。

为了’在’——为了我在一天做各种事时里面有一位观察者在通过眼睛看这一切——这二个金字塔必须交会于一点,在当下的呼吸里,在被称作’我是’的状态里。

“记得自己与觉察到自己同义——‘我是’。有时它自动到来;那是一种非常奇怪的感受。不是机能,不是思考,不是感觉;而是一种不同的意识状态。”-彼得•邬斯宾斯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