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吉夫论视觉艺术

一图胜千言。言语比较慢,而图片则是即时的:一刻清晰的觉察,一个图片带给我们的印象要通过阅读文字几个小时才能传达。

“神以及各式各样的神话人物,假如他们的形象被充分地表现了,能象书一样被读,只是要用情感而非理智来读。”——葛吉夫

葛吉夫论情感

准备情感中心

Gurdjieff-Wei-Buddha

菩薩 – 北魏

葛吉夫观察到,从艺术受益需要一个充分发展的情感中心。

情感中心是四个低等中心(即情感、运动、本能和理智中心)中最快的。它的感知是即时的:我们进入一个房间,马上能感觉到里面的人厌倦了,或是高兴或是有争执。我们马上感知到有人喜不喜欢我们,信不信我们,爱还是怕我们。

如果我们情感感知的速度被导向客观艺术,那么一件雕塑品能立即打动我们的心弦。

然而通常情况下,情感中心太缺乏滋养而无法以其固有的速度工作。负面情绪使我们流失了情感中心的精致能量,只留下粗糙的燃料,就像给赛车用未精炼的汽油。

为了接通沉睡和清醒之间的断层,情感中心必须全速运行。工作不表达负面情绪为恰当的情感感知奠定了基础。它使心准备好去接收更高形式的滋养,一种会把它带近高等中心的精致燃料。

客观艺术的滋养

客观艺术就是这种滋养,它蕴涵着转化它的观看者的潜能。它传达出大量的智慧—就像葛吉夫在他的旅行中观察到的—但这智慧不是口头的。这是一剂无言的能量,一股有力的带着清新灵感的气息。

真实稍纵即逝。要穿透真实,没有言语的时间。因此,一图胜千言的优势在于速度。言语向理智中心(最慢的低等中心)说话,而图像则诉诸情感中心(最快的低等中心)。客观艺术把观看者抛入此刻。

换句话说,它转化人的情感中心进入高等中心,沟通了低等中心和高等世界之间的断层。

“在中亚旅行期间,我们发现在兴都库什山脚下有一个奇怪的人像,起初我们以为是某个远古的神或魔鬼。一开始它带给我们的印象就是好奇。但过了一段时间,我们开始感觉到这个人像包涵了很多东西,一个巨大、完整而又复杂的宇宙系统。”——葛吉夫

葛吉夫论智能艺术

Gurdjieff-Bodhisattva

菩薩 – 隋代

早期佛教雕塑的目的就是达成这种影响。刻画精细的菩萨向佛教胜地的访问者问候。它们极为传神,尽管是由没有生命的石头制成。它们似乎在呼吸并有注意力,会见访客并欢迎他回家。

访问者通常是长途跋涉过的朝圣者,迎接他的是代表宁静和意识的深刻的视觉形象。如果他停下来,让印象穿透自己——如果他情感上已准备好——那形象会震动他进入当下。

仔细观察上篇提到的菩萨像,在一瞬间,它们描述了开悟的种种特质——这些特质要用一整本书来描写:智慧、慈悲、觉知、自足、专注、灵活,以及更多的。雕塑者在石头中表达了“法句经”以文字所传达的。但作为视觉形象,其内涵的信息立即进入准备好的心里。

最终,客观艺术力求反映客观的人。它所映射的不仅是他的本来样子,也映射了他可能成为的样子。

查看視頻類似中國佛教藝術的啟發: 葛吉夫

“在整个雕塑作品中没有什么是偶然的,没有什么无意义的部分。逐渐我们理解到这件雕像创建者的目的… 那是真的艺术!”-葛吉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