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漠前的葛吉夫

乔治‧葛吉夫是一个神秘主义者,在十九和二十世纪时将古老的智慧发扬光大。他活在两个时代中,赶上了前工业时代的尾声,并将它的传统带到一个神秘主义和象征学都已荡然无存的时代。

葛吉夫年少时就意识到一定存在着某种知识,教导人超越自己。他意识到这种知识必须透过特别的努力才能获得。他组织了异地的远征来寻找古代教学,最后遇到一个秘密兄弟会。我们对于他见习阶段的所知都是自传性的,蓄意垄罩在作者建构的神秘氛围中。然而,当葛吉夫在1910年出现在俄国时,他无疑掌握了一套独特的自我开发体系。

葛吉夫的沙漠前埃及

葛吉夫自称在远征时找到一张沙漠前的埃及地图。这张据称的地图证明了我们所知的埃及朝代之前还有另一个文明,一个先进的史前文化,影响了人类后起的智慧。在那些时代中,沙漠尚未将北非变成我们今天所知的撒哈拉沙漠,该大陆曾是地球上最欣欣向荣的文明之地。人与天和地更接近,更重要的是,与他自己更接近。

这种关于秘密兄弟会和地图的主张,使葛吉夫被视为一个备受争议的神秘主义者,知识渊博却不免夸大,意义深刻却不知所云。不过在本网站中,我们将他故事的真实性视为次要。无论他是否真的发现一张古地图,还是一个虚构寓言来迫使他的学生独立思考,而非盲目相信,我们都可以把葛吉夫的沙漠前埃及视为一个比喻,一个寓言──一种原则。

葛吉夫的沙漠

时光总是把智慧埋在沙堆中、藏在丛林深处,或是淹在洪水里。时光一再扭曲人类的一流教学,把它们变成教条,或是政治化为成宗教。我们认为葛吉夫的沙漠前埃及象征了扭曲之前的智慧、变成宗教之前的教学,以及先于教条的神话。他发现了这些宝藏,挖掘出来带到一个新世纪。

光阴对于每个时代的影响就像轻风抚过沙丘,掩盖了前代的踪迹。每个时代因此都被迫重新挖掘,找出前人试图留下造福他们的宝藏。葛吉夫的探索正是这样的挖掘。他挖出了藏在神话和废墟中的古老智慧,将它转译成工业时代的科学语言。他知道智慧的师父必须是一位考古学家,每个时代不必重新创造,但是需要重新发现。

挖掘葛吉夫

一百年后,沙子迅速埋藏了葛吉夫的传统,因此需要重新开挖。他的教学新积累了层层的沙子。继他之后另一个时代已经兴起,亦即计算机和网络的时代。他的源头已经不知所终,但是它们的精神仍然生生不息:古智慧的精神渊远流长,如同它在任何时代一样欣欣向荣,从一个世代流传到下一个世代。

本网站将会描绘一张沙漠前葛吉夫的地图。它会从他的教学源头抹去几层沙子。它会不时刊出贴文,描述启发葛吉夫的古代传统,分享葛吉夫对它们的评论,并将它们的宝贵教诲带到我们的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