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吉夫关于主要缺陷

“每个人的性格中,都有某一个核心的特征,他所有的’虚假个性’都围绕这个轮轴。每个人的工作必须着重于和主要特征搏斗。"— 乔治•葛吉夫 (邬斯宾斯基在英文版「探索奇迹」第233页引述)

葛吉夫关于主要特征

葛吉夫谈到人的心理上有一个中心特征,他所有的虚假都围绕着主要特征。"某人说的太多,他必须学会保持沉默,"葛吉夫说到,"另一个人在该说话时总是陷入沉默。"主要特征是针对每个人而设定的,这使得工作主要特征各人化,实际化。

我们的个性特征以主要特征为根基,这同时带来了好消息与坏消息:一方面,这免去了研究方方面面的必要,我们可以着眼于一个单一的机械倾向。如果我们控制住核心,就一举而掌控所有由其而生的众多特征。不过,另一方面,这特征深藏于众多心理特性之下,难于把握。

盲目是主要特征的基本点,人们沉睡,因为他们不知道自己在睡梦中,他被机械行为主导,原因是他看不到他的机械性。人对于主导他行为的因素一无所知,他无法看到自己,除非他人展示给他看。

葛吉夫提到,"人靠他自己,找不到主要特征,也是主要缺陷。这是一项律则。老师必须指出他的主要特征,并展示如何与它斗争,只有老师能做到这点。"— 乔治•葛吉夫(邬斯宾斯基在英文版「探索奇迹」第233页引述)

葛吉夫的知识的大概来源

古希腊神话

赫拉克勒斯杀死九头蛇

Gurdjieff - Hercules slaying the Hydra

大力士殺死九頭蛇

这盲点,脆弱环节出现在来自不同文化的神话故事中,象众所周知的阿基里斯的神话,这无敌的勇士只有一个弱点能击败他。希腊以"阿基里斯的脚后跟"形容人的致命弱点。

同样,另一个希腊神话,赫拉克勒斯和九头蛇,作为十二项功绩之一,他被派遣去杀死九头蛇怪。赫拉克勒斯砍掉九头中的一个,却发现另外两个马上长了出来。

Gurdjieff - Hydra locking Hercules

九头蛇用尾巴缠绕着大力士的脚后跟

葛吉夫系统化地阐释了希腊人以神话形式所表述的:九头蛇怪长出的头颅象征围绕主要特征的不同分枝。希腊神话英雄除去蛇怪的功绩表示人把握自我的艰苦努力。

把握自我是困难的,我们总被种种的自我欺骗所蒙蔽。一个十七世纪的大理石残件,表现了九头蛇用尾巴缠绕着赫拉克勒斯的脚后跟, 使他的处境更加恶化。再次,这盲点,主要缺陷,被用来对付勇猛的英雄。

如我们所知,阿基里斯遭受了不同于赫拉克勒斯的命运。他由于致命弱点而被杀,帕里斯用九头蛇怪毒血浸过的箭,射中他的脚后跟。

"人很难找到自身的主要特征,因为他身在其中,如果他被告知,他通常不相信。"— 邬斯宾斯基 ( 第四道,英文版184页 )

早期的基督教智慧

Gurdjieff - Last Judgment

亞當和夏娃跪在最後的審判。蛇咬傷亞當的脚跟

亚当和夏娃在最后审判日时一起下跪,一条蛇咬了亚当的脚后跟。既然主要特征在人心理特征上如此重要,那么,合情合理,它是密意基督教的核心教义,事实的确如此。亚当和夏娃,人类的始祖,象征这信条,及主要特征的后果。

作为人类的始祖,亚当和夏娃担负着"原罪"的恶名,他们接受了蛇的诱惑,失去了天堂。对于最后审判日的正统描述重现了这一幕,亚当和夏娃跪伏在审判官耶稣面前,祈求原谅他们的罪过。

一条大蛇从亚当蜿蜒而下,一直到地狱。对于这蛇和梯子的游戏,我们这些观众被给予了两个选择:向上爬到天堂,或者下降到地狱。那蛇咬在亚当的哪个部位?无可质疑,脚后跟。

由于我们的知觉大多在头部 ( 触觉是个例外 ),脚后跟是我们触觉的最远点,它是身体上的脆弱环节,而且,在外如在内:古代神话将身体上的脆弱点比拟心理上的脆弱点。乔治•葛吉夫称其为主要特征。

对于自身所有谬误的核心一无所知,这让我们不安,但我们可将弱点转化为强势:我们接受无知,比将其转化为踏上自我把握的英雄之路的驱动力。

"研究主要缺陷并与其斗争,是每个人的个性化道路,但大家的目标是一致的,那就是认识到一个人的虚无。只有当人实在地信服于他的无助和虚无,并不断地感受到这点,他才会准备好开始接下来的艰苦工作。"— 乔治•葛吉夫 (邬斯宾斯基在英文版「探索奇迹」第233页引述)